? 第164章强势出击2-花都少帅 亚博体育官网vip,亚博在线手机版,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

花都少帅

第164章强势出击2

曼陀罗妖精2017-12-5 23:9:0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沙发上,酒井法子的情绪有些烦躁。

????和田美月是她的部下,早在三年前她刚刚穿上警服的时候便已经被她用同性的手指夺去了。这个女人起初还十分倔强。若不是顾及到脸面不敢声张,还真不好控制。好在经过三年多的调教,现在已经变得非常驯服。哪怕一个威胁的眼神都能让她浑身发抖的匍匐在自己脚下。

????若不是迫切的想要将功折罪,酒井法子还真舍不得用这个恭顺的奴隶去引诱叶枫那嚣张地家伙。毕竟在日本虽然找个女人非常容易。但像和田美月这样亲自调教出来的女人,而又从没有受到任何男人污染的女人却很难搞到。

????“他的脾气似乎很暴躁。”和田美月低着头跪在酒井法子地脚旁,自从比赛失利的那一刻起她便有了足够地心理准备。

????虽然没有想到酒井法子会让自己用身体去引诱那个有着可怕枪法的香港警察,但失败的惩罚一定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虽然暂

????时还不知道是怎样的方式,但和田美月确信,惩罚一定会非常可怕。

????“他对你的身体兴趣吗?”酒井法子伸出脚勾起和田美月的下巴,非常道:“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

????“应该是的。”和田美月不敢低头,看着酒井法子的眼睛,声音有些颤抖:“我不能确定。”

????“没用的奴隶!”酒井法子忽然一脚蹬在和田美月的头部,将她弄翻在地,大声问道:“我给你的命令是什么?”

????“让那个香港警察迷恋上我的身体,请他教给我射击技巧。”和田美月忙乱的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在刚才的位置跪好,垂着头

????小声说道。

????“为什么没有做到?”酒井法子的语气变得越来越严肃,其中隐含的怒气也越来越盛。

????“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和田美月不敢分辨,事实上她确实已经尽力,只是那个中警察根本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你让我非常失望……”酒井法子忽然叹了口气,语气中似乎有些无奈的成分,听起来似乎已经打算彻底放弃。

????和田美月身子猛地抖了一下,这种语气对于她来说往往就是恶梦的开始,每当酒井法子在查案时遇到了挫折,鞭打、凌辱……

????便会接踵而来,每一次的手段总是花样翻新,只有一样不会改变,那就是每次都能令她感觉到灵魂的战栗。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迎来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和田美月终于忍不住抬头悄悄看了一眼,发现酒井法子依然一

????脸沮丧的坐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酒井法子确实在思索,在日本要想活着并不难,政府的救济非常到位。但想要生存的有质量,想要出人头地,面对的压力却也

????非常巨大。尤其是在警察系统内,生存压力更是远远超过普通人。

????在日本作为一名警察往往必须以武士道的精神来要求自己,不但时刻面临着上司的苛刻命令,工作中还必须保持对普通民众保

????持和善的态度,根本没有发泄的机会。即便像酒井法子这样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官,因为山口组等黑帮的强势,很多时候也只能无

????奈的选择让步。甚至有一次因为不明情况,酒井法子抓了一位山口组的高层人士,结果不到半个小时,便接到上司的命令,不仅

????恭敬的将人送了回去,还要请求对方的谅解。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工作环境才造成了酒井法子隐忍却又暴虐的矛盾性格,工作的时候认真严肃,工作之余却喜欢通过虐待

????和田美月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不过酒井法子一向认为在日本警察系统内自己才是最棒的,没有人能比得上自己,无论是办案能力,还是其他方面。而她从警

????的经历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可以说除了一些没有办法的案子,到了他手上的案子很少有无法侦破的。即便是他的下属,在他的

????教导下也都能很快成为某一方面的精英,任何一个拿出来都可以独当一面。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香港之行几乎将她的一切都砸成了碎片,曾经的荣誉似乎全部变成了最好的笑料,每当走在其他警员

????的前面,似乎总能感觉到背后射来的鄙视和嘲笑。原本他还期望着在这次交流活动中遇到一件大案,只要能够漂亮的解决掉,至

????少还可以挽回一些面子。结果随着距离交流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每天接触到的依然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子,让她的心越来越

????沉。

????现在看来,或许只有说服两名在比赛中让己方大失颜面的香港警察交出他们强大的秘密才能勉强保住自己的一切,否则的话,

????回到日本之后即便没有人追究这次比赛失利的责任,在周围鄙视的目光中恐怕也没有办法继续从事警察这个职业。

????“明天晚上再去找那个香港警察。”或许是还没有完全从沉思中恢复过来,酒井法子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必须让他心甘情愿的指导你的射击技巧,否则的话……”

????声音还在房间内回荡,酒井法子的脚趾已经粗暴的塞进了和田美月的口中。

????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酒井法子一跳,猛地一挺身,脚趾的撞在和田美月的牙齿上,疼得他险些背过气去。和田美月被吓得匍

????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刚才的失误虽然不怪她,但通常来说惩罚总是会落在她的身上。

????这个时间谁会将电话打进和田美月的房间?酒井法子刚刚缓过气,便踢了和田美月一脚,示意她去接电话。

????“您好。”和田美月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拿着电话的手指有些僵硬。

????“请让井上警官接电话。”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是使用了某种变声手段,听起来有些怪异。

????“请问您是哪位?”酒井法子犹豫了一下,从和田美月手里结果电话,满腹狐疑的开口问道。

????“井上警官。”电话里的声音干笑了两声,又接着说道:“我想我们应该合作。”

????……

????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为了能够让叶枫和自己回日本,酒井法子痛下决心,只有让叶枫屈辱自己一次,他才会答应自己的条件,从来没有过和男性在一起的经验,酒井法子感到心中一阵莫名其妙的害怕,同时也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尝试感觉,毕竟她的性伙伴,和田美月已经如实招供,叶枫的技术是那样的令和田美月醉生梦死,轮到自己又会怎样呢?

????酒井法子房间的浴室十分宽敞,此刻!

????酒井法子坐在长凳上,迷迷蒙蒙的。周围全是水蒸气,弥漫在空气中,和着芳香的气味,让人说不出来的佣懒和舒服。和田美月坐在不远处。她闭着眼睛,头低着,正洗那头浓密秀发。洗发水有一股丁香的香味,淡淡地飘了过来。她身上也涂满了香膏。看到和田美月光着身子,酒井法子为之心神摇旌。和田美月都有着凝脂般的,一看上去就令人心动。她们都被俘石擦得浑身发亮,曲线优美的好像闪着光一样,非常迷人。

????长长的湿头发全披在了身后,和田美月看上去全身光滑,没有一点毛发,白净的皮肤上。和田美月的身体也是而有弹性,曲线优美。酒井法子发现自己正充满了仰慕之情。

????和田美月浑身泛着金色的光泽,肩膀和胳膊上的几个小雀斑地分外明显。她的颜色很淡,颜色几乎和其它部位一样,不是很容易就能区分出来的。和和田美月相形之下,她腋下和淡淡的棕色卷毛显得格外惹眼。

????和田美月的小腹和上还有一些淡淡的红色鞭痕,和田美月的手在小心地抚摸着它们。她的下唇微微突出,好像对这些鞭痕很满意。她似乎把它们当作一种荣耀,深深引以为傲。

????酒井法子得重新考虑如何看待和田美月的惩罚了。叶枫和和田美月之间已经有了那种微妙关系,并不如她一开始想像得那麽简单。和田美月中邪似的跟着和田美月的手动。当看到和田美月分开腿洗着她光溜溜的时,她的眼睛瞪大了。酒井法子心里一惊,移开视线,她不能不想到,在她欣赏着和田美月的时,和田美月也在看着她。

????和田美月凉凉的手拍拍她的脊背。「别出声,亲爱的。这对你只会有好处,你会发现这种训练其乐无穷的。」

????酒井法子无言以对。她已经是火烧火燎般的难受。或者说是兴奋了。她的双颊红得像火,头发凌乱。手停下来,她的身心同时一松,终於结束了。她听到和田美月说话。

????「好了,帮她转过身来。」

????一双轻柔的手转过她的身子,并给她垫了几块垫子,她舒服地躺了下去。

????「她必须先除去体毛。这里太乱了。」叶枫对和田美月说,「拿软膏来。」

????酒井法子并起膝盖,双腿合拢,脸上掠过一丝倔强的神情。太过份了。拿软膏,他们还有什麽让人大吃一惊的花招麽?

????和田美月乖乖地照做。

????酒井法子浑身似火燃烧,不住地扭动。她的被分开,叶枫的手移开了,

????她配合地分开腿,抬起胳膊,以便她们能更方便地工作。

????“乖乖,不要反抗,要听话。不要坏了我的好兴致。”叶枫厉声说道。「你现在的表现已足够让你挨一顿鞭子了。我希望你能明白什麽叫做顺从。和田美月没教你吗?撑起上身,伸开腿。听到没有?快做!」

????酒井法子闭紧了眼睛,他的手在她捏摸。她的身体全部展现在他的注视之下,一半是害怕,一半是莫名的欢喜。

????叶枫弯下腰,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有一种很好的体味。毫无疑问,尝起来肯定也不错。不过这个下次再说吧。酒井法子,张开眼睛,我想让你看到我脸上的快意。我要你用自己的手指去自己,以便我能清楚地看到你身体的每一个细微部位。」

????酒井法子恐惧地睁开眼睛。她曾经认为,被他这样看着是最糟不过的事情了。而他是不会宽恕她的。酒井法子看到和田美月正同情地看着她,慢慢鼓起勇气来做叶枫命令的事。她口乾舌燥,胃也起来,心跳加速。她慢慢把手移到……

????她现在才算明白了。叶枫用手掌开始打她的内侧,开始打得很轻,发出清脆的声音,慢慢地加大了力度。

????她百感交集,心中说不出来的难受。疼痛还在次要,主要的是她从小到大从未挨过打,而且还是当着和田美月,这更让她羞愧,她深深低下头。

????这一切快过去吧,她忍受不了多久了。这一切太不真实了,怎麽可能就发生在她的身上?不过还好,和田美月没受处罚。她越来越痛,而叶枫还不肯罢休。她的腿发热发红,白晰的皮肤上出现一道道的红印。

????叶枫停下来。酒井法子想着是不是结束了。她的内侧炙热,但是已经不痛了。看来还不算太坏。

????「这次要打你的屁股了,转过身去,」叶枫命令道。

????她又一阵惊慌,不过很快就遵从了他的命令。至少她可以躲开这些眼睛了,至少她可以合拢双腿了,这让她心里一松。她的刺痛,而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喘息也不均匀起来。

????叶枫开始在她上重重地拍打,发出很大的声音。她又经历起一种新的痛楚,在他的掌下蠕动着,小腹贴紧了沙发。凉凉的丝贴着她,让她无可逃遁。

????她的又红又肿,疼痛不堪。然後,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发生了,她居然在疼痛中找到了一丝慰藉。似乎体内有什麽东西在压迫着她的,使它蠕动起来,叶枫真正要惩罚的也许是它,而不是她的。她的喉咙发紧,似被什麽东西给堵住了。她咬住下唇,以免一不小心,就有一种快乐的呻吟喊出来。

????这完全是梦境,可是身上的疼痛却完全是真的。她痛恨他,因为他竟如此清楚地了解她,了解她是多麽的如饥似渴。

????这次惩罚,实际上只是为了告诉她这一点。

????她开始失声痛哭。他的手掌还在用力的打。一下,又一下┅┅似乎无休无止。疼痛似乎麻木了,又似乎漫延了全身,酒井法子觉得已经经历了相当漫长的几个世纪。最后,叶枫满意了。

????叶枫停下手,喘着粗气。「起来」,他说。她勉强爬起来。她的眼里饱含泪水。她愉眼看看叶枫,叶枫的脸也有些发红,表情还算满意。她的火辣辣的,而她也顾不了这些了,只想尽快找个地方躲起来,他现在应该允许她躲进她围着子的沙发里去了吧?

????可是叶枫还不肯善罢干休。

????「和田美月,过来,」他说。

????酒井法子的心一沈。哦,不要。原来和田美月还是不能幸免。这是她的错误,如果她肯同意剃掉这些毛发,那麽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她斜眼看了看和田美月,後者正苍白着脸,有点摇摇欲坠的样子。她想要道歉,可已经晚了。

????和田美月勉强向她笑笑。她似乎不用吩咐就知道该做些什麽,无言地把浴袍挽到齐腰,斜躺在一条沙发上。

????酒井法子忍着痛站起来,还在隐隐作痛。和田美月斜斜地躺着,的和修长的一露无馀,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也依然富有诱惑力。

????然后她听到叶枫接着说∶「酒井法子,过来这边。由你来惩罚和田美月。我要你感觉到她的皮肤发热,身子发抖,而她则在你的触摸下大声叫喊。这样你才会领略到惩罚一个人有多痛快。好了,和田美月已经准备好了,你开始吧。」

????她踉踉跄跄倒退了一步。除了怜悯除了同情、自责,她心里果真是有一种近乎卑劣的,想去碰和田美月的身子。她无法解释这是为什麽,复杂的感情交织着,她给弄糊涂了。

????「我┅┅我不能。求你了┅┅叶枫我求求你。不要让我┅┅」酒井法子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叶枫的眉头皱紧了。「这麽不听话,」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看来这惩罚还得再重些。」

????他抓起个什麽东西朝酒井法子走过来,在她颈上套了一个皮圈,她不禁浑身发抖。皮圈迫使她的下巴抬高了,在皮圈的前方有一个金环,叶枫抓住那个金环,猛地一扯,她踉踉跄跄地跟着他走过去。

????「和田美月,你也来。你似乎在放任酒井法子,所以你也必须吸取教训。酒井法子以后的训练要到我的后宫里,在我的监督下进行。」

????他一言不发地牵着酒井法子往外走。酒井法子几乎得小跑着才能跟上他,赤足踩在酒店凉凉的地板上,她的双腿和都火辣辣的疼,头巾早就滑落了,湿头发乱七八糟地披在背上,边缘蹭到了她的,让她痛得直咬嘴唇。

????和田美月急急跟在身后。想到自己的下属看着自己如何受辱,酒井法子觉得太可怕了。当然,这是叶枫的旨意。好像每次当酒井法子以为叶枫已经尽其所能对付她了,他总是能找出新的办法来整治她。想到和田美月正看着这一切,看着她被半拖半拽着,着身子,在叶枫的身后哭泣,她心里早已充满了耻辱。酒井法子觉得和田美月冰凉的手放在她的上,极其温柔的,让她感觉一阵舒服。和田美月正试图给她发烫的散热。酒井法子知道自己身后肯定是又红又肿,并随着急促的步伐突突地跳。

????酒井法子很害怕将要发生的事。不过和田美月还是给了她一些勇气。她恨清楚,尽管和田美月因为她的不服贴而将受罚,和田美月还是一点都不恨她。她依然是她的好朋友。比好朋友还要好。

????她抖抖索索地向前走着,这条路似乎无休无止,绵延不绝。皮圈的束缚更让她感觉到了她的无助。

????酒井法子的眼泪滴落了。她简直就是无可逃遁,没人会帮她的。和田美月必须听从叶枫的命令,因为她仰慕他。她们都是被握在他手心里的。

????接着,她才第一次意识到,她也被自己的感觉所控制着。叶枫不会让她隐藏她的快感的,他要的是完全的归顺。不止如此,他还要迫使她承认,她喜欢他所做的一切。

????这才是最可怕的。在这个地方,裸露的不止是身体。

????叶枫拖着酒井法子在房间里来回走着。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加快了步伐,让她急急忙忙地跟上,她气喘嘘嘘,偶尔夹杂着几声哽咽。

????叶枫用力一拽。「直起膝盖,抬起下巴!」他怒气冲冲地说,「和屁股给我挺起来。紧紧跟着我,不然我就只能停下来再揍你一顿了。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哦┅┅」

????他猛地拽了一下又往前走,她一时跟不上他的步伐,险些跌了一跤。她的脚在地板上滑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声响。

????这声音让叶枫心里暖暖的。他强迫自已不要往後看,而这真是件难事儿。他想深情地看着她,去她的美丽,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他该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不久她就会发现,只要完全顺从了他,她就会有多愉快,甚至还能找到自由。不过这也不会太快的,因为酒井法子的性格决定了她必然要吃一番苦头。

????叶枫喜欢驯服她。啊,这个日本女人很有个性,更适合做奴隶,比和田美月更有诱惑力。这的确是个宝贝,值得他费一番功夫。

????他几乎要转过头朝她笑了。他感到兴高采烈,她点燃了他生命中的某些东西。一直以来,他想要什麽有什麽,女人们匍伏在他的脚下吻着他走过的地,这已经让他有些厌烦了。而酒井法子,这样迷人,又这样顽固,给他一种全新的喜悦。不过他还是不能现在就表现出他的温柔。她的恐惧会刺激她的感官,之后她才能更大程度地享受到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那种愉悦。现在他得耐心训练她,培养她。

????他想酒井法子一定很恨他,不过他并不担心。以后这日本妞会爱上自己。

????还有什麽快乐能比上这种快乐呢,看着她的肉欲在他熟练的触摸下一点一点苏醒?她肯定会苦苦挣扎的,不过她毫无逃脱的希望,叶枫很敬重这个日本女警官的这种精神,她是个多顽强的斗士啊。不过同时她也是的囚徒。

????叶枫早就感觉到了她的这种挣扎。她好像被分裂成两个人,的那个有强烈的,而心灵的那个却压制着这种。当他的拇指伸进她的体内时°°里面那紧张那么烫,他发现了她的颤动。她为这种反应感到羞愧,把头埋进手里,捂住自己的呻吟,以为这样她就可以否认她的快感。

????酒井法子和和田美月是多么的不同啊。想到和田美月毫不抗拒地随着奴隶的手滚动,呻吟,他微微笑了。不用多久,他就能从她身上找到快乐了。她甚至不用怎么准备,也用不着惩罚,就会服服贴贴的了。多可惜啊,他失去了一个征服的机会。和田美月天生就是会寻欢作乐的,他能想像她在他身下会如何扭动,真是不错。

????但是他不会像对酒井法子一样为她疯狂的。

????啊,好了,到了。他停在门口,酒井法子一个踉跄。他听到她的呼吸断断续续。叶枫轻轻一笑,走进房间。

????酒井法子忍着痛走过这间大屋子。皮圈顶着她的下巴,她只能朝前看着,看着叶枫宽阔的肩膀。

????卧室的房间里似乎点着什麽香,还有一股桔子的香味。脚下的地毯厚厚的,软软的。叶枫带着她直穿过房间,走到一个角落,许多蜡烛在屋子里摇曳,使地毯的颜色显得更深了。这是一间极漂亮的屋子,但她竟有些害怕这份华贵与冷漠,屋如其人啊,叶枫也正是这种性格。

????叶枫停下了,让她转过身,面对着屋子中心。

????和田美月走到酒井法子身边。她似乎想捉住酒井法子的目光,但酒井法子不看她。酒井法子正面红耳赤地低着头,叶枫把她脖子上的皮圈拴在一根细细的柱子上。

????「抬起胳膊,」他命令道。

????酒井法子照做了,尽力压抑住想反抗的冲动。如果她还继续反抗他,情形只会更糟糕。他把她的手拴在一个钩子上,这样一来,她就被迫抵在柱子上,面朝着石柱。她感到冰凉的大理石紧贴着她的和小腹,她斜靠过去,似乎这样能让自己舒服些。

????「和田美月,过来,」叶枫说。

????酒井法子把火烫的脸贴近了石柱。和田美月走过来,她回头看了一眼,而叶枫在那一刻似乎已忘了她了。她太了解他了,所以她清楚地知道,这个喘息的机会将会很短的。

????和田美月眼睛亮晶晶的,嘴唇微启,看上去兴奋而急切。她还穿着那件浴袍,湿头发还包在头巾里,但有一缕散落下来了,披在肩上直达腰部,又黑又亮。

????而叶枫穿着一身黑衣服,叶枫伸出一只长长的手指,在和田美月下巴上摸来摸去,最后抬起了它。

????和田美月垂下下巴,调整自己的姿式成为最服贴的样子。背起手,直起肩膀,挺起胸。她弯下腰,大大地分开膝盖。

????「你看着吗,酒井法子?」叶枫温和地说,「我要你注意了,不管我什么时候命令,你都得摆出这个姿式。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谁,明白吗?」

????「是,」她不情愿地说,想着这真是个可怕的姿式。

????叶枫说了句什麽,和田美月便开始吻他穿着皮裤的,下巴像只猫似的在他小腿上蹭着。她的姿式依然未变,她轻轻咬住了他内侧的,在皮裤上留下湿湿的印痕,似乎她在舔着或是在着。然後她继续向上吻去,滑到了他的龙枪,继续轻轻逗弄着。

????删节!

????叶枫放下她,朝酒井法子走过去。和田美月仍旧低着头,大口地喘着粗气,等待着他的命令。叶枫靠近酒井法子,甚至能闻到他的气息。那是一股桂皮和柠檬的香味。

????叶枫的手摸着酒井法子的脸,上面还馀留着和田美月的气息。他的手指还湿漉漉的,在酒井法子唇上滑过。她的身体缩紧了,僵硬地等待着或再受到什麽拍打。

????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动作十分轻柔。叶枫理理她浓密的头发,把它们放到一边肩膀上。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她居然发觉他正在吻她脖子皮圈以下的部分。

????「你拒绝惩罚和田美月,以为可以救她,这没有任何好处,她很乐意接受这样的惩处。你早该明白这一点,同时也该记住,她不可能对你施与同样的怜悯。」

????叶枫伸手取过一根轻鞭,轻轻滑过酒井法子的脊柱,停在上。

????酒井法子已经不堪一击了。她全身起来,又热又痛。

????好在绑着双手,她才勉强维系住平衡,不致於倒下去。

????叶枫抽出鞭子,把它绕在酒井法子的胳膊上,在她身上逗弄着,拨弄她的小腹,她的,让它们上下晃动不已。酒井法子咬紧牙关,对抗着这份疼痛,心里清楚的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她的身体已经准备着承受更大的鞭疼。

????可是叶枫把鞭子递给了和田美月。

????酒井法子不禁浑身一颤,靠紧了石柱,心里升起一股绝望。她直到现在才真正意识到,确确实实的,在叶枫的面前,任何人都是无可逃遁的,她知道地无法在鞭子面前还能若无其事,或者是装出凛然的样子。她的屁股已经很刺痛了,小腹尽管还被石柱遮盖着,下面的部分却是逃脱不了这鞭子的。

????她希望和田美月不要打得太狠。手脚都已经开始发痛了,她是多麽憎恨自己不得已摆出的这个姿式啊,再想到和田美月眼中的她就是这付模样,她脸上又泛起了红晕。

????「开始吧,」叶枫说,「我命令停下的时候再停。」

????「是的,主人」,和田美月清脆的说,慢慢走近酒井法子。

????她慢慢举起手,一鞭打在酒井法子已经发红的皮肤上,酒井法子随之一声惨叫,身体拼命向前,以躲开鞭子。她的小腹贴紧了凉凉的石柱,一阵收缩。她扭动着,抽泣着,突突地跳。一鞭又一鞭,屋子里充盈着她的惨叫声,而她已经完全贴在冰凉的大理石上了。

????疼痛之中酒井法子想要摆摆头,可是几乎不能动弹。皮圈依然顶着下巴,而她的喊声凄厉极了。

????哦,无论谁看到她这个困兽般的样子都会觉得惨不忍睹的。她躲避着不可能躲开的鞭子,呻吟着,呼吸越来越快,似乎坠入了一个深深的恶梦之中。

????和田美月的鞭子十分凌厉。酒井法子痛得发疯,抽泣得更厉害了。她不知道她是喜欢这种鞭打的疼痛呢,还是愿意远远的跑开。

????接着打到她的胳膊上了,打着她被拽得紧紧的腋窝,又打到了。酒井法子浑身辣的,如坠火堆。她泪流满面,嘴唇咸咸的,她颤抖着发出一声呻吟。

????酒井法子的周身被一阵阵的热浪裹着,混杂着一种痛楚与一种快乐。她的身体抖动着,就像正在演奏动听曲子的一架乐器。

????她慢慢才发觉和田美月已经停止打她了。她全身又刺又痛只热又辣,不过已经没有鞭子的敲击了。

????「够了,」叶枫的声音似乎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酒井法子停止了抽泣,身子差不多要瘫下去了。她发现一双温柔的手放在身上。

????「别出声,亲爱的,」和田美月低声说。

????叶枫走近了。他把她的脸转过来对着他,舔乾了她脸上的泪滴。

????「啊,还不行。现在还不能放你。你还不够顺从,所以,你还得等待。」

????他的手指在大理石上轻轻抓着。

????「你的身体看来很欢迎这种鞭打,」他说,「这你是瞒不了我的。也瞒不了你自己。」

????他把手指伸进嘴巴里舔舔,温和地笑笑,吻吻她的鼻尖。她立刻觉得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柔情。他吻吻她还在颤抖的嘴角。

????「现在,」他用一种甜蜜蜜的声音说,「我们有进展了。你不会介意打和田美月了吧?」

????泪水又从她眼里溢出来,盖在原来的印痕之上。她点点头。

????「好极了,」他伸手解开她的手腕。手已经麻木了,他放在嘴唇上吻了吻。

????酒井法子又抖了起来,即使是他最轻微的动作,都能在她心上泛起一阵涟漪,似乎她的身体和她的思想,都随时在感应着他。这让她很害怕。她不能让任何人对她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可是同时,她体内又漫延起一种温暖。她所需做的,也许只是坦认她的感情,像和田美月一样,屈服吧。

????她垂下眼皮,不敢看他的眼睛。烛光下他的面容凝固成了尊雕像,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她一震,回到了现实中来,感到一阵羞耻。这么容易就被征服了?她自问着,是不是真的打算臣服了。

????她抬起眼睛,里面重又燃起挑战的光芒。他大笑。

????「啊,酒井法子,你真是太勇敢了!你甚至让我热血沸腾。」

????他站着去对着和田美月,「准备好了吗?」

????酒井法子从石柱走过去,她的双腿打颤,举步维艰。她冲着和田美月走过去。叶枫的命令是没有商量的余地,而且,和田美月打她也打得毫不留情。

????她走向和田美月,努力平息喘气。她把和田美月黑色的头发理到背後,只留下额前一小缕。和田美月窈窕的身子上沁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整个身子在烛光的照耀下像一个熟透了的桃子,起伏得很厉害。她勉强朝酒井法子笑笑,递给她鞭子。酒井法子伸手去接,这时侯叶枫走过来了。

????「不,只用手打,用手掴她。等一下┅┅」

????他解开上衣,松开皮带。「当我让她来承欢的时候,你打她的屁股。」

????和田美月爬到叶枫脚下,抱紧他穿在靴子里的脚踝,头放在他的脚上。「谢谢你,我的主人。」她低声说。

????叶枫扶起和田美月的头,看着酒井法子的眼睛。他的表情意味深长。总有一天,你会为我允许你承欢而感谢我的。酒井法子的表情则是不屑的。叶枫英俊的脸庞上缓缓浮起一丝微笑。他走向平台,躺在沙发上。

????「过来,」他勾勾手指。

????和田美月慌忙过去。叶枫的背躺在垫子上,伸着腿,膝盖微弯。

????「趴在这儿,和田美月。屁股对着酒井法子,对着我。」

????「是的,主人,」和田美月清脆的说,依言照做。

????她的像熟透了的果子,闲雅地卧在叶枫的双脚中间。她的背弯着,屁股向外撅,形成一个「心」形。

????酒井法子走过来站在和田美月身后。

????「跪下,酒井法子,」叶枫说,「不过得直起身子。我希望你能看到所有一切。」

????酒井法子照做了。直立着身子,她的和胸腔都一阵紧缩。叶枫作了个手势,和田美月帮他解开上衣,滑到他的,又给他脱下裤子,叶枫强壮的上体裸露出来了。

????酒井法子这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胸膛。他肌肉发达,黑色亮泽的体毛,遮住了他身上某些部分。

????「用你的手来取悦我吧,亲爱的和田美月。我希望酒井法子看清你所做的一切。现在就来。」

????酒井法子用力掴了一巴掌。和田美月扭动着,微微发颤。她用手着叶枫,酒井法子每掴她一下,她不由自主地向前去一下,发出低低的叫喊。尽管如此,她落在叶枫身上的手依然是温柔的,抚慰性的。

????酒井法子继续打她,和田美月开始呻吟。她把头发用到沙发一边,覆盖在叶枫的靴子上。酒井法子感觉到和田美月的在她手下微微颤抖,不久就又红又热了。酒井法子不能否认她从中找到了快感,拍打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酒井法子嘴唇微启,呼吸加快了。她感到叶枫黑色的眼睛正看着她,有一种快活的催眠的感觉。

????和田美月的手还在他身下忙碌,他呻吟着,微微撑高了髀骨,酒井法子顿时觉得小腹中有一道热流滚过,想知道自己和他交欢是什麽滋味。叶枫微笑着舔舔嘴唇,似乎已经看穿了她的内心。而她并不在意,体内的已经盖过了一切。

????在她看到叶枫的快意那一刹那,她马上知道什么叫做对男人的需要了。那就是希望他用力地,一遍又一遍地进入她的体内,让她疯狂,让她迷乱。

????她想像着叶枫分开她的,,这让她油然涌起一阵快感。她甚至忘了她正在狠狠地抽着和田美月,每一下都又快又重。她只顾得上看着叶枫了。和田美月开始大声抽泣,缩起身子试图躲避重击,似乎每一次拍打都是一种煎熬。她哭得越来越大声了。

????「好了,」叶枫微微嘲弄地说,「和田美月已经惩罚得够了。酒井法子,你过於嫉妒了,学得真快。」

????和田美月仰起头。她可爱的脸蛋上挂着泪滴,的红嘴唇微颤。酒井法子恐惧地看着她的屁股,已经呈暗红色了。她不禁咬住下唇,为自己的失态,忘形而羞愧不已。「爬过来,和田美月,把止疼膏给酒井法子,让她给你涂。」

????酒井法子涂着那肿胀的屁股,和田美月的疼痛缓解了一些。然后她又摆成原来的姿式。

????「我要你的嘴唇,和田美月,」叶枫说。「她真听话,是不是?酒井法子。所以她可以得到奖赏了。你则不能,现在还不行。你要用嘴唇和舌头帮和田美月达到她的快乐的顶峰。你会发现她的妙地美伦美奂,又如饥似渴,不要让她失望。」

????「谢谢你,主人;」和田美月说着,身上沿着沙发向前挪了挪。

????她的压在了叶枫的膝盖上。

????删节!

????他看看酒井法子,又看看和田美月。酒井法子低垂着头,心里并不懊悔。无论是受多大的惩罚,她以为都是值得的。叶枫扬起下巴。他慢慢浮起一个微笑。酒井法子在那一刻立即升起一种混杂着期待和恐惧的感觉。

????酒井法子强忍着上传来的阵阵酸麻,做出最后的反抗。浑圆的迫不及待地从胸口弹了出来,两只的耸立,顿时,充满腻人的奶香。“好美丽!”埋藏在心底的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叶枫大把握住整只,狠狠地揉捏,无暇的圆变换成各种形状,在凶狠地挤压下好像要被榨出汁来了。

????一边是暴虐的蹂躏,另一边却是巧妙的玩弄。

????(下课后,叶枫悄悄来到教学楼顶楼的实验室,今天,各年级都没有实验课,他可以放心大胆地给自己做实验。

????生化试验室里,叶枫先是打量了一遍这些实验器具,由于太过古老,很多叶枫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只能大概猜测其用途,也不知道是否正确。接下来要使用的检测自身生命潜能的方法,是最简陋,最原始的方法。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高级检测仪器这个时代根本不具备,要自己发明还不如先找块豆腐一头撞死。既然是最原始的古老方法,叶枫自然是要吃点苦头了。先找来一些必备的实验器材,叶枫开始动手调配化学药剂。经过高温加热,试管中的碳酸磷开始沸腾,叶枫加入紫色碘镁,卡琳溶酸液……配好第一份药剂,接着调配第二份、第三份……第九份。调配这些药剂,足足花了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必须要快一点,不然时间就要不够用了。)

????叶枫大笑着把最后几滴擦在酒井法子的红唇上。看着酒井在自己的液体里沐浴,叶枫兴奋地发抖,随着第一次射出,仅仅拉开序幕。“当我的吧,我会让你很爽的。”叶枫认真说道。叶枫把酒井法子安放在塌塌米上,抓住白晰的双腿,用力分成V字形。“不要啊。”酒井法子从叶枫的震撼中惊醒,喊道。

????叶枫拉起白色的长裙,白色掩盖着梦想中的神秘花园,“从后面干高雅的女警官应该是最好不过的。”

????“这是本少爷的招牌商品,夫人试过之后,一定会爱上它的。”酒井法子已经忍不住大叫了,叶枫步步为营,每前进一公分,就会造成极大的痛苦,鲜血慢慢流出来。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小说.花都少帅 最新章节第164章强势出击2

小说花都少帅 最新章节正文 第164章强势出击2网址:http://.dushuwo./html/46/46579/8545658.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