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东京,菊花残,暗夜伤-花都少帅 亚博体育官网vip,亚博在线手机版,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

花都少帅

第195章东京,菊花残,暗夜伤

曼陀罗妖精2017-12-5 23:11:25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刚刚和大卫分手。”佐藤次郎说。

????“大卫?买卖谈得好吗?”叶枫强笑道,他很清楚这个大卫的底细,表面上,大卫是正当商人,实际代表中南半岛一个庞大的黑道集团,在东南亚,尤其是印尼很是活跃,佐藤次郎的大批军火,便是和大卫交易的。

????佐藤次郎的办公室守卫森严,尽管佐藤次郎已有吩咐,还是要经过几番检查,才能进入,使叶枫确信内奸不是外人。

????酒井法子已经到了,她和佐藤次郎在佐藤次郎的私人办公室里说话,神色凝重,使叶枫大为奇怪,问道:“是不是出了事?”

????“我们刚刚和大卫分手。”佐藤次郎说。

????“大卫?买卖谈得好吗?”叶枫强笑道,他很清楚这个大卫的底细,表面上,大卫是正当商人,实际代表中南半岛一个庞大的黑道集团,在东南亚,尤其是印尼很是活跃,佐藤次郎的大批军火,便是和大卫交易的。

????“你认得他吗?”叶枫讶然道。

????“没有见过脸,但是久闻其名了。”叶枫说,虽然没有见过大卫,却已经看过他的相片。

????“我们也不知道他甚么时候到的。”佐藤次郎和叶枫对望一眼,说:“他现在住在天王大饭店,那里是虹口桥东的地方。”

????“有钱还怕没有货吗?”叶枫笑道,货物是军火,他们争霸,军火不足是一个大难题。

????“老弟,这要靠你了。”佐藤次郎诚恳地说。

????“只要找出了奸细,我们和谁交易也是一样,且看这个有没有用吧。”叶枫取出一片光碟说,那是他精心编写的程式,装上佐藤次郎的电脑后,只要有人查阅佐藤次郎的档案,便有追查的线索。

????“快点动手吧,不把潜伏在这里的奸细找出来,甚么也干不了。”叶枫催促道。

????“这是需要时间的。”叶枫把光碟放入佐藤次郎电脑的烧录机,键入指令,让电脑自行运作说:“程式会输入网络的伺服器里,完成后,只要有人查阅樯案,便会登录他的位置,我们便可以知道是甚么人了。”

????“他一定不是用自己的帐号,那么……”佐藤次郎不解道。

????“他是用你的帐号和密码,才能查阅档案,但是所有职员下班后便会离去,即是说他在上班时间干的,只要知道用那台电脑行事,便可以找到疑人了。”叶枫解释道。“这些你也懂,真是了不起。”酒井法子佩服地说。

????宫本遇刺的事,叶枫和酒井法子马上就知道了,要不是福岛家的保镖登门求救,叶枫还蒙在鼓里。原来酒井法子为自己准备的那个人体盛宴的美女,福岛美理就是福岛正雄的女儿。而每天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提供着特殊服务的藤田美雪,则是福岛美理的亲生母亲。

????事到如今,酒井法子也只好道出真相:“枫哥,实在抱歉,我本来不想这样快告诉你。但是,美理实在是太冲动了,居然不按照我的要求,主动去找宫本。哎!”

????叶枫说:“算了,你也不要自责了。虽然你做事少脑子,凡是念在你帮我征服了这对美艳动人的母女的情分上,这件事就不追究了。不过,我们要尽快将美理救出来。宫本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救她?往那里救她?说不定在东京湾里喂鱼了!”酒井法子叹道。

????“在没有确定美理的死亡之前,我们就要就她脱离苦海。”

????“他是把福岛美理带回货仓,还没有动静,该没有杀她的。”保镖忍气吞声道:“我们打算纠集人手硬攻进去,想听听你的意见的。”

????“你们疯了!”酒井法子骂道:“那里是宫本的老巢,别说你们这点人,再多几倍人也不成,倘若硬攻进去,那时也不知要死多少人了,这样闹事,惊动了警备厅和特务局。到时候,连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了。”

????知道事情始末后,叶枫也是不以为然道:“你们那样做确实有点鲁莽了。不过不要担心,我会想出办法的。”

????“福岛美理报仇心切,根本不听人的话,但是我们总不能不理她呀。”保镖嗫嚅道,他也明白强攻不是办法,但是那有其他的法子。

????“要是宫本已经杀掉了福岛美理,现在攻进去也太迟,倘若福岛美理还没有死,多半宫本想留下来当作谈判的筹码,暂时不会有危险的。”叶枫分析道:“再过多几天,便是绑匪与福岛正雄的最后限期,相信这几天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样吧,待我办完这里的事,明天我往货仓观察一下,或许有其他救人的方法的,无论怎样,我会告诉你有甚么打算的。”

????晚上的银座还是很热闹,红男绿女,游人如鲫,天气很好,走的路也不太遥远,也是赏心乐事。

????这时有一个年青女郎迎面而来,她一头长皮,穿着颜色鲜艳的丝质衬衫和橙色短裙,打扮不算触目,但是胸前波涛汹涌,跌荡有致,加上一双修长的美腿,散发着动人的魅力,可惜挺秀的鼻梁架着宽大的遮阳眼镜,隐藏了半边俏脸,未能尽窥全豹,然而纤巧的下巴,和湿润的红唇,已经够瞧了。

????“好一个89,60,89!”

????叶枫知道他说的是三围数字,却无心欣赏,因为这个女郎似曾相识,但是怎样也想不起曾在那里会面。

????女郎快要和他们擦肩而过时,突然惊呼一声,踉跄失足,香喷喷的娇躯竟然朝着佐藤次郎倒下。

????佐藤次郎笑嘻嘻地张开手臂,预备把女郎抱入怀里,岂料叶枫却低哼一声,抖手硬把佐藤次郎拉开,那女郎也没有跌倒,俐落地急步而去。

????“老弟,你怎么了?”佐藤次郎奇怪道,扭头望向那远去的女郎,却看见左肩的衣服不知甚么时候裂开,接着叶枫也怒叱一声,拔步追去。

????“她手里有刀子。”叶枫镇静地说。

????佐藤次郎失声大叫,他也明白了,那个女郎竟然是刺客,要不是叶枫拉他一把,早已中刀倒地了。

????“狡猾的女人!”叶枫追了两步便回来了,原来那女郎已经登上了一辆计程车,追之不及了。

????“岂有此理!”佐藤次郎惊魂甫定,勃然大怒道:“竟然犯到老子的头上,福岛正雄敢是要硬拼了!”

????“老大,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吃饭再说吧。”叶枫制止道。

????※※※※※

????“宫本要开战,我便和他开战好了!”佐藤次郎气呼呼地说。

????“冷静一点,我看那个女刺客不是想杀你的。”叶枫平静地说。

????“怎么不是!”佐藤次郎指着破开的衣服叫道:“如果没有你拉我一把,我那能坐在这里!”

????“叶枫兄,刚才你可看见刺害用那只手执刀呀?”叶枫没有回答,却向叶枫问道。

????“她……她是用左手的。”叶枫回忆着说。

????“不错是左手。”叶枫笑道:“佐藤次郎兄,你想想看,倘若她要杀你,这一刀便该刺你的胸膛而不是右肩,纵然我拉开你,你还是要受伤的。”

????佐藤次郎想了一想,气愤道:“难道他只是想吓我吗?”

????“没有这个道理的,岂不是自找麻烦?”叶枫大惑不解道。

????“我看未必是宫本的主意。”叶枫沉吟道。

????“不是他是谁?”叶枫愕然道。

????“我也想不通。”

????叶枫思索着说。

????“不论是谁,我也不会放过他的!”佐藤次郎气冲冲地用手提电话调兵遗将,防备宫本施袭,也着人四出捉拿那个女刺客,务要生擒活捉,查出究竟是是甚么人在背后主使。

????待佐藤次郎说完电话,叶枫问道:“有甚么人想你们打起来的?”

????“该没有人想我们开火的,要是打起来,只会殃及池鱼,就算虹口组,也没有甚么好处。”佐藤次郎烦恼道。

????※※※※※

????叶枫胡乱吃点东西便回家了,此际山雨欲来,福岛正雄事件导黑道大战一触即发致。宫本家族和虹口道都希望垄断东京的地下军火市场。表面上,宫本家族占了上风,尤其是现在福岛正雄和福岛美理父女都在他们手中。但是,叶枫有信心打破这个僵局。用秘密联络方式,叶枫和宋雪取得了联系,叶枫将自己在东京这几天的作为向妈妈汇报了一下,并请示下一步的打算。

????宋雪说:“将我们的伤员全部妥善安置之后,我会马上赶到东京和你会合。恩,先把福岛正雄的女儿救出来,有没有难度?”

????叶枫说:“应该问题不大。宫本那边,我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宋雪说:“宫本一家,确实不值一提,小枫对付他们应该绰绰有余。我们正真的对手,应该是看守靖国神社的红桃K。等我到了东京,我们联手对付他。”

????※※※※※※※※※※本书翠微居首发※※※※※※※※※※※※※※※本书翠微居首发!※※※※※※※※※※

????藤田美雪见到叶枫这么早便回家,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她愈来愈喜欢和他在一起,虽然这个男人表面凶残好色,却隐藏着很多秘密,深不可测,不类似黑道中人。

????叶枫默默的想了一会便打开了电脑,用缯图器画出了女刺客的形状,他的记忆力很好,缯图也有一手,不用多少功夫,挂着太阳眼镜的女郎便重现萤幕了。

????接着叶枫根据记忆,估计女刺客的身高三围,便利用亘联网把图像送出,他也不是第一次送出资料了,昨天也曾送出佐藤次郎的秘密档案,那是设置追查内奸的程式时盗回来的。

????第二天,答案回来了,还附上一张女刺客没有挂眼镜的照片,大大的眼睛更添几分艳色,她是越南人,是个杀手,名叫阮红玉,与大卫同属黑桃K党,身手高强,行纵诡秘。

????叶枫彷如拨开云雾见青天,心里有了主意,把照片下载在光碟里,看看时间尚早,佐藤次郎叶枫该没有起床,于是致电酒井法子,一起查探宫本用作大本营的货仓,且看能否把福岛美理救走。

????※※※※※看不删合集,请在翠微居全本订阅本书!※※※※※

????虹口组众人知道叶枫为了福岛美理而涉险,自然感激万分,坚持要参加行动,但是叶枫不允,还要他们装作没事人似的,分散宫本的注意,却让酒井法子安排接应。

????由于黑道中人,没有多少个早睡早起,所以叶枫在黎明前,只身经过地下水道潜入货仓,酒井法子驾着快艇在水道接应。

????货仓很大,好像没有多少人,还有少许灯光,周围都是货物,给叶枫提供最佳的掩护,却也使他头痛,不知道福岛美理囚在那里,救人倍添困难。

????叶枫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决定循声而往,倘若是守卫,也可以先发制人,说不定还可以问出福岛美理的下落。

????“……走开……救我……!”那是一个女子哭叫的声音,接着叶枫便看见木箱前有一头大狼狗,他最害怕有狗,再看附近没有人,于是飞刀电射而出,割破狠狗的喉头,使它立毙刀下。三名看守发现情况,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叶枫点一般冲上去,三拳将这三个家伙干掉。

????肯定再没有让人发现后,叶枫才松了一口气,听得那女子还是在呻吟哀叫,于是悄悄掩了过去。

????在狗尸前面的木箱,叶枫找到了福岛美理,她的手脚反锁身后,元宝似的仰卧箱里。

????“救我……呜呜……救救我……别再难为我了!”福岛美理没有抬头,哀叫着说。

????“别叫,我是来救你的。”叶枫轻轻掩着福岛美理的嘴巴说:“手铐的钥匙在哪里?”

????“我不知道!”福岛美理挣扎着叫,抬头看到是叶枫,惊讶地道:“是你?”

????叶枫镇静地看着为自己提供人体盛宴的美女福岛美理?“想不到你是福岛正雄的女儿。”

????看到福岛美理羞涩,害怕的神色,叶枫怜悯地说:“别害怕,哥救你来了。”

????叶枫没有适当的工具,一时三刻可不能弄开手铐,唯有把福岛美理抱起,先行离开这里,然后再作打算。

????叶枫倒抽了一口凉气,暗念宫本可真歹毒,知道不容耽搁,于是抱着福岛美理回到地下水道,登上酒井法子的快艇遁走。

????回到家里时,天色才开始发白,藤田美雪还没有起床,给叶枫叫醒后,发觉他抱着一个手脚反锁的少女回来,还道尚在梦中。

????“妈妈……你不理我吗?”福岛美理冲口而出道,说出了口,才感觉不妥,羞得她抬不起头来。

????“美理?”藤田美雪这才认出,叶枫带回来的女孩子竟是自己的女儿,福岛美理。

????“我把她从宫本手中救回来了,但是手脚锁在一起实在苦了你,还是先把手铐弄开吧。”叶枫微笑道。

????藤田美雪疑惑地问:“美理,怎么会也落到了宫本的手里?”

????叶枫说:“她急着找宫本报仇,结果被宫本抓起来了。”

????“天啊。美理,你简直是太冒险了。”

????“谢谢你!”福岛美理顿觉甜在心头,看见叶枫衣履尽湿,更是过意不去。

????藤田美雪奇怪地看着女儿对叶枫的暧昧表情,心生羡慕的感觉,抚心自问,竟然有点渴望和福岛美理易地而处,愿意受罪,换取叶枫的关怀慰藉。

????叶枫把福岛美理抱起放在床上,“她的衣服全湿了,快些脱下来。盖上被子。”也没有理会福岛美理那楚楚可怜、惹人怜爱的眼神,就把福岛美理的试衣服全都脱光。然后出去找工具开手铐。

????藤田美雪看见壁灯没有亮起,赶忙追出去,期期艾艾地问道:“叶先生,她……她怎样了。脸色这样差?”

????叶枫四处找寻着开手铐合适的工具,也简单地讲述了福岛美理的搭救经过。

????藤田美雪看见叶枫翻箱倒杠,不禁奇怪地问道:“你要找甚么?”

????“我要……!”叶枫目注藤田美雪,探手从藤田美雪发际拿了一枚发夹,笑道:“我就是要这个。”

????叶枫回到房间,看见福岛美理默默地流着泪,歉然道:“莫哭,我回来了。”

????福岛美理听见叶枫的说话,不知是悲是喜,竟然泣不成声,叶枫更是手足无措,无奈不再理会,把发夹探入手铐的锁孔,试探地撩拨着,要把手铐打开。

????“不要难过,叶先生会救你的。”藤田美雪心生怜悯,取了一块纸巾,轻抹着福岛美理脸上的泪水说。

????本来对叶枫来说,解开福岛美理的手铐是轻而易举的,但是那的,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花了许多功夫,才把手铐解下来。

????这时福岛美理已经止住哭声,叶枫贪婪的目光,使她不知是羞是喜,嘤咛一声,挣扎着想伸直屈在身下的粉腿,但却使不出气力,而且身体一动,双腿的麻痒又生。

????“你去买点猪排骨回来,要有肉有骨的,可不用斩碎的。给美理做点汤,她的身子太弱了。”叶枫道。藤田美雪急忙答应着,她对叶枫充满信心,急忙外出购买。

????藤田美雪去后,叶枫给福岛美理盖上薄被,柔声道:“你歇一下吧!”

????“不,不要走!”福岛美理急叫道:“你……你答应过救我的。”

????“我不走,但是孤男寡女,不怕我欺负你吗?”叶枫调笑似的说。

????福岛美理凄然一笑,掀开身上薄被,哽咽道:“别说我三番四次蒙你相救,纵然没有,只怕你嫌弃这个日本女人。我就是你的……永远都是。”

????叶枫温柔地握着福岛美理的玉手说:“日本人也不全都是坏人,我怎会嫌弃你呢?”

????“叶先生……”福岛美理不知那里来的气力,扑在叶枫的身上,伏在宽阔的肩头上哀哀痛哭,发泄心中的悲苦。

????叶枫让福岛美理痛快地哭了一阵,才轻抚着粉背,柔声道:“不要哭了,噩梦已经过去,忘记以前的事吧!”

????“我如何忘得了!”福岛美理泪流不止,忽然跪在叶枫的身前,饮泣道:“叶先生,只要你给我杀了宫本,要我做牛做马也可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然不报,时辰未到,不用急,他一定会恶贯满盈的。”叶枫没有正面回答。

????“你答应了?!”福岛美理追问道。

????“交给我吧,但是要多一点时间,你更不能轻举妄动。”叶枫不忍拒绝,正色道。

????“谢谢你!”福岛美理破涕为笑,情不自禁地在叶枫脸上香了一口。

????“好了,你也要歇一下,待会恐怕你要受点罪的。”叶枫抚慰着说。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受甚么罪也没关系。”福岛美理缠绵地把粉脸贴在叶枫的脸上说。

????“我会和你在一起的……”叶枫心中一荡,如何能够自持,把福岛美理抱入怀里,上下其手,嘴巴也同时封住了火烫的朱唇。

????福岛美理满心欢喜,好像已经失去了的幸福,又再涌现心头,情难自禁地送上,和叶枫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贪婪地吮吻着。

????热吻过后,叶枫继续轻吻着福岛美理的耳垂,腹下却如火烧,忍不住低头往福岛美理的吻下去。

????“不!我妈妈……”福岛美理惊叫着推开了叶枫。

????“对不起。”叶枫顿如冷水淋头,骤退道。

????“不……不是的,我先洗洗澡好吗?”福岛美理知道叶枫误会了,急叫道,她几天没有洗澡,身上也真的脏。

????“好。”叶枫舒了一口气道。

????“你……你给我洗好吗?”福岛美理低垂着眼帘说。

????“我是求之不得!”叶枫长笑一声,把福岛美理横身抱起,福岛美理也搂着他脖子,两人搂搂抱抱地再度走进了浴室。“叶枫大哥,我给你脱衣服吧。”福岛美理不知甚么时候,改变了称呼说。

????“我自己脱吧。”叶枫笑道。

????“不,这该是女人做的事!”福岛美理坚持道,她已经是不挂寸缕,不用脱衣服了。

????叶枫笑嘻嘻地解开纽扣,两人一起动手,不用多少功夫,便脱光了衣服,袒裼裸裎,肉帛相见了。

????“现在该我给你洗擦了!”叶枫让福岛美理坐在‘凹’字形的小凳子上,日本的浴室多半有这张小凳子,通常是叶枫坐在上面,让藤田美雪侍浴的。

????福岛美理也是累了,含羞坐下,让叶枫把浴露涂上。

????叶枫虽然第一次服侍日本女人沐浴,却也头头是道,他把浴露倒在掌心,均匀地涂满福岛美理的娇躯,然后拿起浴绵,温柔细心地洗擦,粉颈腋下,巨细无遗,无所不至,洗擦之余,也同时使出按摩妙手,给她驱除疲劳。

????“枫哥,你真好!”福岛美理梦呓似的说。

????“你也很好呀。”叶枫握着福岛美理胸前软肉,轻搓慢捻,发觉峰峦的已经发硬了,忍不住从小凳子凹下的地方,穿过福岛美理的股间,抚玩着那光秃秃的说:“怎么把毛都刮光了?”

????“不是……我没有……”

????“没关系,还会长出来的。”叶枫歉然道。

????“枫哥……你……”福岛美理吞吞吐吐,终于鼓起勇气道:“……你们中国人,是不是……碰我这样的女人会倒霉的?”

????“甚么样的女人?”叶枫奇怪地问。

????“……没有毛的女人!”福岛美理没有气力似的靠在叶枫身上说。

????“那只是一些人的迷信吧,我不相信的,还很喜欢哩!”叶枫哈哈大笑,指头在滑不溜手的周围上搔弄着说。

????“真的吗?”福岛美理呻吟似的说。

????“我骗你干么?”叶枫笑道。

????“……你要是喜欢……呀……我……我以后经常刮光便是……”福岛美理喘息着说。

????“你真乖。”叶枫吃吃怪笑,指头撩拨着柔嫩说。

????“呀……不……不要痒人!”福岛美理挣扎着说。

????“痒么?”叶枫发觉指头又湿又滑,也不知是浴露还是甚么。

????“……我也给你洗……”福岛美理突然翻身往叶枫腹下探去,触电似的惊叫道:“好棒的家伙!”

????“害怕吗?”叶枫把福岛美理搂入怀里说。

????“不……我……我喜欢!”福岛美理含羞伏在叶枫胸前说。

????叶枫那里还按捺得住,温柔地把福岛美理按倒,趴在她的身上,便慢慢的送进去。

????“给我……枫哥……我要你!”福岛美理春情勃发似的搂紧叶枫的肩膊,纤腰往上弓起叫。

????删节!

????两人郎情妾意,正正经经地洗干净身子,然后相拥回到床上休息。

????“枫哥,你究竟是甚么人,来日本干甚么?”福岛美理腰间搭着薄被,缠绵地靠在叶枫身上问道。

????“我叫叶枫,是中国人,来日本是为了结识你。”叶枫嬉皮笑脸道。

????“你好坏,人家是说正经的。”福岛美理嗔道。

????“别说这些,该知道的,我会让你知道。”叶枫回避着说。

????“那个女警官……酒井法子是你的甚么人?是?”福岛美理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怯生生地问道。

????“甚么也不是。”叶枫笑道:“你想知道,自己问她吧。”

????“她会看不起我的!”福岛美理畏缩地说。

????“不会的,她……”叶枫叹了一口气道:“别说话了,妈回来了。”

????外边传来开门的声音,果然是藤田美雪回来了,她匆匆而进,看见叶枫只是围着浴巾,和福岛美理相拥而卧,粉脸一红,低头道:“对不起,打扰你们,排骨买回来了。”

????“很好,我去准备一下。”叶枫跳下床,接过藤田美雪手里的排骨走进了厨房。

????母女相对无言,气氛颇为尴尬,最后还是福岛美理鼓起勇气,低声说:“妈妈,辛苦你了。”

????“福岛,不用客气,你受苦了,我现在是侍候叶先生的下女,干活是应该的。”藤田美雪红着脸说。

????“妈妈?什么下人。”福岛美理摆手道,忍不住说:“别和我开玩笑了,你怎会是下女。”

????“我没有骗你的,只怕是下女也不如。”藤田美雪凄然道:“倘若叶先生肯让我当他的下女,要我干甚么也可以。”

????福岛美理实在难以置信,看见藤田美雪凄酸的样子,更不像胡言乱语,同病相怜,不禁患得患失,叹气道:“和我一样,都是为了救爸爸。”

????“叶先生对你很好,怎会不要你?”藤田美雪羡慕似的说。

????这时叶枫捧着一盆生排骨进来了,随口问道:“你们说些甚么呀?”

????“藤田美雪说她是你的下女!”福岛美理冲口而出道。

????“下女吗?”叶枫哈哈大笑,轻薄地说:“我在上,她在下时,便是下女,倘若她在上,便是上女了。”

????藤田美雪羞得耳根尽赤,想不到他当着福岛美理这样说话,不知如何是好。

????叶枫瞧得有趣,继续说:“去打点水来帮忙吧,待会才给我当下女。”

????藤田美雪更是羞得抬不起头来,急步打水去了。

????“枫哥,妈妈真的是下女么?”福岛美理好奇地问。

????“不是的。”叶枫摇头道:“美理,看看这些排骨,够吃吗。”

????福岛美理看了看,调皮地说:“好细啊,还日枫哥那根大排骨好吃。”

????叶枫悠然一怔,马上喜道:“小妮子,够浪漫,今天一定让你吃个够。哼哼,现让你尝尝这些小排骨的厉害。”

????福岛美理看见他已经把排骨切成条状,每根排骨都有肉有骨,心里害怕,却还是坚强地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甚么也不怕。”

????“别紧张,我会怜着你的。”叶枫故作轻松道。

????没多久,藤田美雪捧着一盘清水回来了,叶枫发觉水温适中,满意地点点头,坐在福岛美理身下,掀开薄被,让诱惑动人的暴露在空气里。

????虽然福岛美理里里外外,身体每一处地方已经数不清让叶枫看过和碰过多少遍,此时还是粉脸通红,羞不可仰。

????叶枫存心戏弄,把福岛美理的粉腿张开,搁在肩头,故意坐近一点,脸孔凑近福岛美理的,朝着根处吹了一口气,道:“准备好了没有?”

????“喱……不要这样!”福岛美理看着藤田美雪。呻吟一声,双手护着敞开的叫。

????叶枫笑嘻嘻地拉开了玉手,扶着福岛美理的根处,小心奕奕捅进去……删节!

????叶枫兴奋地急刺几下,福岛美理突然尖叫一声,身体好像泄了气的皮球,颓然软倒,喘个不停。

????藤田美雪还是第一次亲眼看着女儿,才知道是如此靡冶荡,想到时的美妙和畅快,不禁心旌摇荡,意乱情迷。“去扭块毛巾吧。”叶枫丢下肉骨头,手掌覆在福岛美理的小腹搓揉着说。

????藤田美雪定一定神,压抑着体里的冲动去拿毛巾。

????福岛美理也是累得要命,依着叶枫的说话,幸福地闭上眼睛,待藤田美雪扭了毛巾回来时,已经进入梦乡了。

????叶枫舒了一口气,看见藤田美雪正给熟睡的福岛美理盖上薄被,满意地举起姆指,以示赞许。

????“叶先生,倘若是我,你……你也会冒险救我吗?”藤田美雪早已想问这个问题了。

????“你也想尝肉骨头吗?”叶枫吃吃笑道。

????“你回答我呀。”藤田美雪看见璧灯并没有亮起,知道叶枫不再窥伺,便没有装作,娇嗔似的说。

????“我怎会舍得你?”叶枫涎着脸说。

????“谢谢你!”虽然藤田美雪不敢奢望叶枫把她救出苦海,但是这样的答案还是使她开心欢喜。

????“现在可要你尝一下我的肉骨头了!”叶枫把她搂入怀里说。

????“枫哥,我早就想吃了,只是不想和美理抢肉骨头。”藤田美雪羞涩地说着,已经撩开了没穿的裙子,俯子。

????藤田美雪按照叶枫的要求,伏在女儿福岛的身上,口里含着福岛的葡萄,双手拚命地抓住床单,高耸着,迎接叶枫。

????删节!3000字。

????“宝贝,我还要再要你一次。”

????“我不怕!”藤田美雪扑入叶枫的怀里,颤声叫道:“你就算要我死,我也愿意的。”

????“你要死多少次?”叶枫吃吃笑道。

????“你……!”藤田美雪羞叫一声,伏在叶枫胸膛上,问道:“你究竟是甚么人?简直太强大了,就和外星人一样。”

????“我本就是外星人!”叶枫避而不答,嘴巴印上了湿润的红唇,好像不让她说下去。

????藤田美雪也不是第一次和叶枫接吻了,以前虽然喜欢,心里还是有点阴影,因为他太神秘了,使人摸不着,猜不透。此时才明白甚么也不重要,他就算是坏人又如何,重要的是只有他,才是真正爱护自己的男人。

????这一吻要是有人计时,多半会破去世界纪录的,藤田美雪热情如火,抱着叶枫紧紧不放,直至差不多透不过气来时,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朱唇。

????“……枫哥,我……我要……怎样报答你才是!”藤田美雪急喘着说。

????“报答我?让我多要你几次就是了。”叶枫装傻道。

????“你……你救了福岛,也让我能够尝到人间极乐……难道不该报答你吗?你要多少次都行啊,我好想一辈子跟着你!”藤田美雪热泪盈眸道。

????“回头跟我一起回中国。”叶枫戏弄着说。

????“不,福岛君不会让我走的……呜呜……我不是这个意思……!”藤田美雪急叫道。

????“傻孩子,福岛正雄不会不同意的,我救了他的性命,这个不用放在心上。”叶枫于心不忍,柔情似水地抹去藤田美雪的泪水说。心中却道:“死人是不会阻拦你的。”

????“我知道怎样也报答不了你的大恩大德的,但是从今天起,我的人便是你的了,你要我生便生,要我死便死!”藤田美雪哽咽着说。

????“我净是要你欲仙欲死!”叶枫涎着脸说。

????“人家是说真的!”藤田美雪粉脸通红道。

????“我也不是说笑的。”叶枫轻吻着藤田美雪的粉脸说。

????“甚么我都听你的。”藤田美雪含羞伏在叶枫胸前说。

????“这便对了。”叶枫笑道,想了一想,正色道:“你记着了,不要管我干甚么,无论甚么时候,有人对你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便立刻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

????“躲到哪里呀?”藤田美雪惶恐地说。

????“到一个日本人永远找不到你的地方。去中国。你们娘俩一定会过的十分快乐。”叶枫叮嘱着说:“会有人接你,这很重要,千万不能忘记。”

????“我知道了。”藤田美雪答应道,叶枫的话,对她就是命令,她怎样也不会忘记的。

????叶枫满意地笑笑,再次压上藤田美雪美妙动人的……

????“枫哥,你又要外出吗?”藤田美雪失望地说。

????“我办完事便回来,你们娘俩不要乱跑,等我回家,继续喂你们肉骨头。”叶枫笑道。

????“你真是坏死了。”藤田美雪大发娇嗔道。

????福岛美理醒来了,这一觉睡得很好,除了是累,也因为做了不少美梦,在梦里,她和叶枫把臂同游,两情相悦,如胶似漆,还有说之不尽的甜言蜜语,真心诚意的关怀爱护,和情意绵绵的浅爱轻怜,使她忘却悲惨的遭遇,陶醉在甜蜜的梦境里。

????张开眼睛,便看见藤田美雪坐在床前,她穿上一袭红花金线的杏黄色和服,脸上挂着欢喜幸福的笑容,如沐春风,更添几分艳色。

????“枫哥,福岛醒来了!”藤田美雪愉快地朝着外边叫道。

????“来了!”叶枫答应一声,急步而进道:“她没事吧?”

????“我很好……”福岛美理感动地坐了起来,关怀的声音,使她禁不住热泪盈眸,还不顾一切地扑在叶枫身上,悉悉率率地哭起来。“哭甚么?那里不舒服?”叶枫怜惜轻抚着光裸的粉背说。

????福岛美理那里说得出话来,只是激动地摇着头,朱唇雨点般落在叶枫脸上,表示心里的感激。

????“别哭……别哭!”叶枫手足无措道。

????福岛美理哭了一会,才好过了一点,哽咽着说:“枫哥……谢谢你……!”

????“没事便好了,快点穿上衣服吧,不要着凉了。”叶枫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好好和妈妈在家等着,我还要对付宫本家。”

????“枫哥,你……要小心啊?”福岛美理颤声叫道。

????“我知道……”叶枫道。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小说.花都少帅 最新章节第195章东京,菊花残,暗夜伤

小说花都少帅 最新章节正文 第195章东京,菊花残,暗夜伤网址:http://.dushuwo./html/46/46579/8545689.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