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抹杀-花都少帅 亚博体育官网vip,亚博在线手机版,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

花都少帅

第199章抹杀

曼陀罗妖精2017-12-5 23:11:45Ctrl+D 收藏本站



????“漂亮!”叶枫双眼发直道,原来阮红玉的曳地长裙是露背的,雪白滑腻的粉背,光滑如丝,裙子不独露背,而且露腰,还露出了大半个白雪雪的屁股,整件衣服好像只有身前的薄布。

????“难道和我在一起没趣么?”阮红玉把香喷喷的娇躯靠在叶枫怀里说。

????“不是,但是和她在一起可刺激得多了。”叶枫诡笑道。

????“我也能让你刺激的!”阮红玉神秘地说。

????“甚么样的刺激?”叶枫上冒。

????阮红玉脸色有异,随即换上迷人的笑容道:“枫哥,我给你擦背好吗?”

????“不,我要寻点刺激!”叶枫冷哼道,知道来电的定是绫秀,想不到她这么快便查出那批重武器的下落,其实很简单,他假装给柴田催眠时,曾经暗示每天有人向佐藤次郎报平安,只要查出甚么人来电,便不难找到那批重武器藏在那里了。

????“你要甚么刺激?”阮红玉旎声道。

????“我要把你这个小妇缚起来,看你有多浪,然后……!”叶枫笑道。

????“然后怎样?”阮红玉喘了一口气说。

????“然后弄死你……要你死许多次!”叶枫狞笑道。

????“你……你不会弄伤我吧?”阮红玉芳心剧跳问道。

????“伤倒不会,但是要看你如何讨侥!”叶枫狞笑道。

????“我不会讨饶的……没有绳子,用丝袜成么?”阮红玉荡成性,感觉说不出的刺激。

????※※※※※

????“枫哥,你绑得太紧了!”阮红玉可怜兮兮的说,她的手脚给丝袜四马攒蹄似的反缚在身后,元宝似的仰卧床上,虽然衣服还没有脱下来,可是单薄的布料,根本掩不住衣下的无边春色。

????“小妇,可试过给人缚起来干呀?”叶枫冲动地叫,手掌覆在涨卜卜的肉球上搓面粉似的揉捏着。

????“没有……给我把衣服脱下来吧!”阮红玉呻吟着说。

????要脱下那件不像衣服的裙子本来不难,叶枫却不耐烦似的双手一分,硬把轻薄的裙子撕下,阮红玉那羊脂白玉的,便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里,纤毫毕现。

????“美吗?”虽然阮红玉不能动弹,还是卖弄似的挺起说。

????叶枫吸了一口气。冶艳,热情如火。论身裁,**蜂腰,盛臀美腿,热带风情,青春焕发,真是少见的美人儿。

????“……床头柜有些小玩意,你可要试一下呀?”阮红玉荡态撩人地说。

????叶枫拉开床头柜,竟然找到了电震器,震蛋,还有羊眼圈,忍不住问道:“你怎会有这些东西的?”

????“……人家也有需要嘛。”阮红玉理所当然道。

????叶枫冷哼一声,便把震蛋投了进去。

????“枫哥,亲我……亲亲我……!”阮红玉看见叶枫离床而起,四处张望,奇怪地问道:“你找甚么?”

????“看看有甚么东西,让你这个小妇好看!”叶枫森然道。

????“你……你还要甚么?”阮红玉呻吟道,彷如虫行蚁走,使她浑身酥麻。

????不一会,叶枫回来了,他已经脱掉衣服,手里拿着电动牙刷,笑吟吟道:“小妇,可要试一下这个么?”

????“你……你真是坏死了,人家……呀……明早还要用来刷牙呀!”阮红玉抗议似的叫。

????“让我给你刷干净吧!”叶枫靠在阮红玉身畔,开动了电动牙刷,在樱桃似的奶头点拨着说。

????“呀……不……痒呀……噢……不要!”阮红玉颤着声叫。

????叶枫纵横花国,深悉女孩子敏感的地方,此际以电动牙刷代替催情妙手,自然是如臂使指,事半功倍,他的牙刷围着峰峦的肉粒团团打转时,同时也手口并用,嘴巴轻吻阮红玉的头脸耳朵,指头却在其他的地方逗弄撩拨。

????“小妇,是不是很有趣呀?”叶枫牙刷慢慢移到全无赘肉的小腹上说。

????“痒死人了……!”阮红玉失魂落魄地叫。

????“是……给我……我要!”阮红玉尖叫着说。

????“你给我吃一下,吃得我高兴,我便让你乐个痛快!”叶枫说。

????“不……他……他脏死了!”阮红玉害怕地别过去俏脸叫道,虽然她人尽可夫,却从来没试过给男人作口舌之劳。

????“是你不要,不是我不给你呀!”叶枫吃吃怪笑,转头伏在阮红玉腰下,电动牙刷又再肆虐了。

????“喔……不要……呀……给我……我吃了!”阮红玉嘶叫着说。

????叶枫开心大笑,感觉终于给阮红玉出了一口气。

????“你甚么时候再来看我?”阮红玉依依不舍地抱着叶枫的臂弯说。

????“昨夜你要生要死,不是害怕了么?”叶枫诡笑道。

????“我不害怕!”阮红玉俏脸生春嗔道:“不过,你也真狠,半点也不怜着人家。”

????“我还没有用鞭子呢!”叶枫哂道,暗念昨夜特别狂暴,相信阮红玉也是苦多乐少。

????“那……那会很痛的!”阮红玉脸露异色道。

????“我喜欢!”叶枫唬吓似的说。

????“狠心的冤家!”阮红玉顿足道:“告诉我你还要甚么,我去买回来吧!”

????“甚么?你也喜欢吗?”叶枫出乎意料道。

????“我不知道,只是……昨夜很刺激!”阮红玉脸泛桃红说道,原来她天生荡,阅人不少,却从来没有人让她得到真正的满足,叶枫不独在床上征服了她,性虐的玩意,更是新鲜刺激。

????“小妇!”叶枫骂道。

????“是……我是的!”阮红玉聒不知耻地说说:“你留下来,和小妇吃午饭吧。”

????叶枫将福岛正雄已经被杀死的消息告诉了藤田美雪,和福岛美理,母女俩痛苦了一气,被叶枫劝导。

????“快点起来!事已至此,难过有啥用?”叶枫手忙脚乱地扶起福岛美理说:“要是有机会,我会杀了宫本,给你报仇,那时才谢我吧。”

????“不……你别去。”福岛美理紧张地说。

????“为甚么?”叶枫奇怪道。

????“我不要你冒险!”福岛美理伏在叶枫怀里泣叫道。

????“别这样,我还没有吃饭,烧点甚么给我吃?”叶枫抚慰着说。

????“你喜欢吃甚么?”福岛美理抹去泪水道。

????“随便一点便成了,我很累,吃完饭想歇一下。”叶枫道。

????“是,待会我给你按摩!”福岛美理知道叶枫留下,破涕为笑道。

????福岛美理烧饭时,叶枫忙碌地摇了几个电话,讲完电话后,福岛美理也烧好饭了。这顿饭吃得很愉快,福岛美理妻子似的用心侍候,体贴入微,虽然是家常便饭,叶枫却是胃口大开,也使福岛美理欣喜莫名。

????“枫哥,你在床上歇一会,我去换件衣服再来侍候你。”福岛美理收拾妥当,粉脸微红道。

????叶枫当然不会反对,但是躺了后,看见福岛美理害羞似的躲进浴间,不禁奇怪,福岛美理和他有之亲,换衣服也不用躲进浴间,好奇心起,于是下床窥看。

????“你干甚么?”叶枫看见福岛美理在浴室里掀起裙子,好像有所动作,笑吟吟地问道。

????福岛美理扭动,发觉叶枫撞了进来,顿时耳根尽赤,羞人答答地说:“这两天我……我没有刮干净,所以……”

????叶枫本来不明所以,接着看见福岛美理手里拿着须刨,恍然大悟,胸中一热,探手把她抱入怀里说:“让我帮你!”

????福岛美理驯若羔羊地让叶枫把她抱到床上,自行拉高裙子,怯生生地说:“妈妈……说你不喜欢人家穿底裤,所以我……也没有。”

????“乖孩子!”叶枫更是血脉沸腾,看见滑赚娇嫩的桃丘上,忍不住轻抚着那迷人的禁地,说:“刚长出来一点点,别刮了,刮伤了可不好。”

????※※※※※

????叶枫说:“现在开始角色扮演,你要配合我啊。”

????“还有的……还可以用来吃肉骨头的!”叶枫笑嘻嘻地抽出塞在福岛美理口里的布巾。

????福岛美理马上会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摸样,“……你……你要怎样?”福岛美理喘着气叫道,她的手脚绑得结实,衬衣也在反抗时敞开,半边粉乳裸露衣外,可真狠狈。

????删节!5000字

????“别恼了,慢慢教吧。”叶枫丢下轻纱说。

????“小母狗,还不谢谢叶先生?”叶枫喝道。

????“……谢谢……叶先生……”福岛美理哽咽着说,尽管叶枫温柔细心,只是措抹着的周围,更没有弄痛了她,但是让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碰触身上最神秘隐蔽的地方,还要称谢,自然使福岛美理伤心欲绝了。

????“要不是你识破这个臭母狗,我还不知道她是奸细,待调教完毕后,你该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叶枫说。

????“迟些再说吧,我也该走了,明天再见吧。”叶枫笑道。

????这时福岛美理才知道,原来是这个不太难看的男人,识破自己的身份,让叶枫起疑,使自己陷身魔掌的。

????福岛美理进来了,她四肢着地、狗儿般爬进来,粉颈挂着项圈,皮环仍然套在手腕和足踝,身上还是光脱脱的没有衣服,但是腹下胸前毛茸茸的,好像比基尼泳衣,总算勉强掩盖着三点重要的部位。

????“给叶先生见礼!”叶枫喝道。

????福岛美理‘汪汪汪’的叫了几声,蹲在地上,挺起腰板,双手缩起,夹在腋下,活脱脱是一头狗儿似的。

????叶枫看清楚了,福岛美理身上绑着几根长满尖利硬毛的黑色毛索,上身的毛索,像横躺的‘8’字,缠绕胸前,在毛索的挤压下,涨卜卜的好像快要爆破的汽球,岭上双梅,更是娇艳欲滴,腰下的毛索却是绑成丁字形,黑压压的毛索掩着粉红色的肉缝,无情地在娇嫩的肉丘肆虐,当然不好受了。

????“不是这个,要亲密一点的!”叶枫冷哼道。

????福岛美理粉脸酡红,慢慢地爬到叶枫身前,狗儿似的在脚下嗅索着,头脸沿着小腿,往上移去,最后整个人婘伏在岱军怀里,玉手抱着脖子,流着泪的粉脸贴在叶枫脸庞,丁吐,怯生生地舐扫。

????叶枫看见福岛美理那光洁雪白的身体上除了几道暗红色的鞭痕外,便没有明颢的伤痕,定然还有其他虐毒辣的手段,才在几天时间,把一个害羞纯洁的少女,变得比也不如。

????“也没甚么了不起,娇生惯养,吃不得苦头,净是鞭子,要她干甚么也行了。”叶枫轻描淡写道。

????删节!5000字。

????门铃唤醒,却是酒井法子登门拜访。

????“你来这儿干么?”叶枫道。

????“你不来看人家,人家便来看你了!”酒井法子撒娇似的抱着叶枫的臂弯说。

????“枫哥,都是我不好……”藤田美雪惶恐地说。

????“不是的,你别放在心上。”叶枫柔声道。

????“大哥,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藤田美雪忽地伏在叶枫肩上,悉悉率率地哭起来。

????“你怎么啦?”叶枫奇怪道。

????“你……你终于把我当作你的女人了!”藤田美雪流着泪说。

????叶枫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头痛起来。

????※※※※※

????“好妹妹,帮帮我们吧。”藤田美雪央求着说:“待他消了气,再去一趟吧。”

????“今天可不行,再说,我也不要看那臭的嘴脸!”酒井法子叫道。

????“过两天吧,这时他气在头上,去也没有用的。”藤田美雪说。

????“难道我不气吗?”酒井法子恼道。

????“我会给你消气的。”叶枫拿着酒井法子的玉手在唇旁轻吻着说。

????“别碰我!”酒井法子惯然挣开,骂道:“你要是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消甚么气?”

????“还有我嘛!”藤田美雪浪笑一声,把酒井法子搂入怀里。

????酒井法子嗔叫一声,却没有闪躲。

????※※※※※

????酒井法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叫,光溜溜的身体**的,好像才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那不全是汗,更多是叶枫和藤田美雪的唾液,原来他们也脱光了衣服,缠在酒井法子身上,分别用舌头在那晶莹的舐吮。叶枫骑在她身上,尽情驰骋。不知过了多久,酒井法子忽地浑身抽搐。双手起劲地按着叶枫的头胪,接着尖叫几声,便脱力似的瘫痪床上。删节5000字

????叶枫经验丰富,知道酒井法子得到了,“……美吗?”叶枫喘了一口气,大着舌头说。

????“美!”酒井法子嗔道,她虽然得到,但是身体里的空虚,还没有得到满足。

????“是不是很过瘾呀?”叶枫喘息着说。

????“……你……呜呜……!”藤田美雪饮泣着说,使她意乱情迷的春情已经冷却下去了,回想刚才丑态毕露的样子,不禁羞愤欲绝。叶枫轻吻着藤田美雪的说。

????※※※※※※※※※※

????这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道鬼魅似的黑影突然出现在宫本居住的小楼之外,从身形来看,黑影是个男的,他浑身黑衣,除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头脸也隐藏在黑色的头套里,和夜色融在一起。

????他身手矫捷,还好像深悉小楼的虚实,躲过几个在楼外巡逻的警卫,潜进屋里,竟然没有触动警钟,也没有使金属探测器发出警报,看来身上并没有携带武器。

????屋里只是住着宫本和两个贴身护卫,此时漆黑一片,看来已经了,黑衣人摸黑朝着书房走去,经过囚禁酒井法子的地下室时,里面还透出微弱的灯光,正要继续前进,里边忽然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叫,骇得他赶忙闪过一旁,接着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出来的是宫本其中一个护卫。

????黑衣人暗暗摇头,乘着护卫关门时,一记手刀把护卫劈倒,由于掌力沉雄,护卫顿失知觉,黑衣人早已备有铁线,把手脚缚紧,再塞着嘴巴,扔在暗处。

????处置了护卫后,好像回到自己家里似的取走了宫本和周先生联络的密码本子,再在电话做了点手脚,使那具电话不能发出铃声,如此一来,周先生纵然来电,也没有人知道接听了。

????黑衣人接着拿起放在一角的军刀,轻抚着刀刃,冷哼一声,便提刀登楼。

????楼上是宫本的卧室,旁边的房间,供他的护卫歇息,也方便照应,剩下的一个护卫正在床上睡觉,黑衣人轻易地便把他制住,然后大模斯样的闯进宫本的卧室。

????“宫本,起来!”黑衣人亮起电灯,寒声道。

????宫本从睡梦中惊醒,看见床前的黑衣人提刀而立,大惊失色地叫道:“你……你是甚么人?”

????“我是中国人!”黑衣人沉声道。

????“你想怎样?”宫本定下神来,慢慢从床上坐起道。

????“当年你父亲用这把刀,屠杀了多少无辜的中国人?”黑衣人冷冷地说。

????“才九十七个吧,没甚么大不了!”宫本冷笑道:“难道你想给他们报仇吗?杀了我,你也跑不了的。”

????“这是我的事!”黑衣人哼道。

????“你……你究竟是谁?”宫本狐疑地问,感觉这个黑衣人似曾相识。

????“我是谁不重要。”黑衣人扬手把军刀抛了过去,道:“接刀!”

????“这是甚么意思?”宫本愕然道。

????“当年你屠杀是是手无寸铁的中国人,今天我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黑衣人缓缓抽出背后的武器,竟然是一柄佩剑。

????“佩剑!”宫本失声而叫,双手紧握军刀,高举过头,狞笑道:“这是你自己找死的。”

????“来吧!”黑衣人沉声道。

????宫本大喝一声,军刀迎头劈下,黑衣人闪身避过,佩剑反手刺去,岂料宫本早已洞烛先机,沉刀下削,黑衣人的佩剑顿时少了一截。

????宫本得势不饶人,军刀再起,逼得黑衣人左支右绌,幸好他身法灵活,尽管险象横生,人剑仍然安然无恙。

????黑衣人步步败退,佩剑更不敢硬接锋利的军刀,使宫本更是意气风发,军刀大开大阖,叱喝连连,蓦地黑衣人失足跌倒,眼看避不过迎头一刀之际,他的佩剑突然电射而出,宫本也惨叫一声,捧胸踉跄后退,终于跌倒地上,佩剑竟然贯穿胸瞠,解血狂喷。

????“你……原来是你……!”宫本口吐鲜血,喘息着叫,看来他已经认出黑衣人的身份。

????“你终于认出来了。”黑衣人揭开头套,竟然是叶枫。

????“好……好……!”宫本惨笑几声,头胪一侧,终于咽了气。

????确定宫本已经没气后,叶枫才拔出佩剑,抹去血渍,他是故意让宫本削断佩剑,除了示敌以弱,也使剑头变得锋锐,然后能够把他刺死。

????本来叶枫并不嗜杀,也没有杀死宫本的需要,但是他痛恨这些灭绝人性的黑道枭雄,尤其是宫本全无悔意,才难逃一死。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小说.花都少帅 最新章节第199章抹杀

小说花都少帅 最新章节正文 第199章抹杀网址:http://.dushuwo./html/46/46579/8545693.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